• emmm,2020就这么结束了,嘤嘤嘤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废物呢。回顾这一年,感觉时间过得真快,似乎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已经悄悄过去了。现在躺在床上,翻出手机里去年的照片,才慢慢回想起自己这一年里残破不堪的记忆。
  • 现在觉得,年初的时候很庆幸自己把电脑从学校搬回了家,突如其来的疫情为我们带来了整整半年的网课生活(其实也可以算是一年),嘛...在家的话肯定是阴间作息,苦于辅导员要求每天早上要早起打卡,晚上甚至要早睡打卡,不然会扣德育分。所以说那时一时兴起搞了一个在钉钉自动签到的脚本(在macOS上,用AppleScript很容易实现,Windows上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其实就是python图像识别出'确认收到'的字样,然后像素定位,最后模拟鼠标点击)。因此,从20年初的那个寒假一直到大一的下学期我都过着阴间生活。
  • 在这段阴间的日子里,我也继续发扬了垃圾佬的精神,在寒假的时候以不到2k的价格收到了一台iPad Pro 二代,可以说是非常香了。正因为有了这台iPad,我开始玩起了崩坏3,光遇,and一些移动平台的游戏。(这时的我还是mi 6钉子户)
  • 时间很快到了5月,终于返校继续上课了。但是外方课还是继续网课,因此我也几乎没听过QWQ,然后因为在家从来没听过高数的网课,再加上返校之后太懒不想学高数...emmm,高数成功挂了,老师海底捞都捞不动的那种。(下学期就要重修高数了,看了下重修班的课表,似乎是周六周日上下午排满,太恐怖了!!!😱)
  • 暑假没有回家,留在学校折腾自己的东西,也和社团里的后端大佬一起给学院做了一个综合测评系统(其实就是个审批和统计各种加分的东西),好歹算是一个能用的东西吧...也和大佬一起去了一次西湖,全程骑车+走路,大概去了西湖和运河,虽然挺热的,感觉还是很快乐。还去了一场bw,感觉挺不错,只不过社恐还是有点怕这样的大场面(虽然大家都是老二次元了),大概在那时候起成了一个dd,以前虽然知道很多vtb,但是从来没d过,可能因为去了bw,觉醒了dd属性?暑假最后好像还做了一个多媒体竞赛的小程序,也是和社团里的后端(全栈)大佬一起搞完的...之后就开始在寝室咸鱼,成功用出了一个月500的天价电费。
  • 大二上开始,依旧是一条咸鱼。当了个不称职的部长,也没能给社团带来点什么贡献。国庆节,和社团的全栈大佬(同时也是车万人)去天津玩了4天,玩了几个主要的景点,最终的目的是去滨海听20年的《幻奏华章》,很不错的车万民族音乐会。在滨海的时候,甚至沿着码头一直骑车到海边,大概骑了2h+,发现已经天黑了,只不过我也第一次看到了大海(虽然根本没有海滩,因为全都在封闭施工🚧),从那时起,感觉自己越发喜欢海边的感觉,尤其是骑着车吹着海风的感觉太爽了=-=。最后还是没能把车骑回服务区,天黑尽之后两个人好不容易坐上了回滨海城区的公交车,第二天就反杭了。
  • 因为暑假没回家,国庆节匆匆忙忙回了一次家,也就呆了2天,吃了顿火锅就回学校了。国庆过后终于把mi 6升级到了mi 10pro,或许又将成为新一代钉子户呢
  • 12月底,临近期末的时候一个人去了北京,主要目的是2020的帝玖交响音乐会。体验一如既往的好,同时也顺便拜访了在北京某一线教育大厂担任技术leader的表哥,聊了很久的人生,也让我学到了不少。反杭后不久北京就搞出几个新冠确诊,幸好提前回来了QWQ。
  • 年底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利,虽然也出去玩过,但是嘛...被诊断出了双相情感障碍,老爸老妈都来学校旁边陪着我,也带我四处求医,其实他们也知道,这样的病要治愈或许要几年的时间,但是可能也只有父母愿意这样为自己付出了吧...。特别严重的那段时间里也很幸运有老师和室友的帮助,自己也丢下了很多东西,或许再也找不回来了...
  • 21年1月,元旦节和爸妈一起自驾去了舟山,应该算是第一次真正到了海边(因为站上了海滩哈哈哈),过了一个很快乐的元旦节。紧接着的期末考试也很幸运没有挂科,大物在短短3天的预习下考出了比期中考试高4倍的分数,离散因为有高中图论的一些基础,没有怎么复习好像也过了...
  • 寒假回家,在爸妈的帮助下调整作息,希望2021年可以慢慢不靠磕糖睡觉吧,嗯,对于新的一年的愿景,现在这样废物的我也不能期望什么了呢,现在看来,一个人平平淡淡的生活或许才是最快乐的吧~

咸鱼一条,失去理想